当前位置:首页 > 评价头条

长城7DCT:一款变速器的因果论

2018-04-20 汽车评价 0条评论 收藏

汽车评价 长城汽车位于徐水的变速器厂正开足马力生产,二期建设完成后,每年将有100万台的产能。陈建国行走在工厂里,仿佛看到了自己一手埋下的种,终于结出了果,面有欣慰之色。退休前,他在是国家发改委产业协调司副司长,虽然是汽车行业权威的产业经济专家,这几年却很少在行业露面,这次参加“世界十佳变速器评选”委员会走进长城7DCT的活动,汽车界的老朋友笑称他是“归队了”。 与其说他是“归队”,还不如说,他是想来看看7DCT,这是他埋下的因,历经多年结出的果。

●不可思议的7DCT

  去年,长城7DCT通过“世界十佳变速器”评委会严苛的考验,获得了“世界度十佳变速器”称号,评委会主席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徐向阳认为,这款变速器有“三高两快、一宽一低”的特点,即高传动效率、高扭矩、高换挡品质,发动机与变速器匹配动力响应快、研发投产快,宽的传动比范围,噪声低。

  “消费者的认可,比评委会专家的认可更重要。”徐向阳说。去年,长城旗下高端品牌 WEY一炮打响,两款搭载7DCT的车型累计销售了10万辆,充分说明该款变速器完全获得市场认可。

  谈及这个成果,来自德国的7DCT总设计师,长城汽车模块总工程师亨宁先生骄傲地说:“我们这款7DCT变速器是中国首款自主研发的高量产变速器,可能其他公司目前还没有这样的成就。”

  有了合适的人,做起事来才能事半功倍。亨宁是2014年来到长城工作的,他曾在大众、奔驰做过9AT和7DCT的研发,丰富的变速器研发经验,让他成为长城汽车董事长一直寻找的Mr. right,长城的DCT自主研发工作自此开启,以至于在2008年一手主导建立中发联的陈建国笑称“这么晚”。

  的确起步并不早,但长城的速度和成就惊人。曾在吉利汽车做过DCT研发的河北工业大学新能源汽车研究院院长陈勇教授说这件事让他觉得“不可思议”,一方面是因为这个事太复杂,长城短时间组织起来了,一方面是因为三年时间能完成软件开发,简直不可想象。李万里,原工信部产业政策司调研员认为,这充分体现了长城的“人和”,能在短时间内协调全球的人才资源,集合到一起,执行力强,才能做成这个事。

  这个不可思议的成功,在“世界十佳变速器评选”的策划者、汽车评价研究院院长李庆文看来,是有迹可循的:国际化人才的应用、投资强度到位、执行标准高、有整车的大量拉动、中发联打下了产业基础。

●中发联种下了前因

  中发联,最近几年这个名字淡出了行业的视野,也有人撰文说它并不成功。2008年,由国家发改委主导,12家企业联合成立中发联实业有限公司,并由该公司与博格华纳在大连合资成立博格华纳双离合器传动系统有限公司,长城是其中最小的股东。

  陈建国回忆,当时政府希望能促进产业在关键总成自主研发上获得突破,经过调研,发改委认为应该支持DCT这个技术路线,于是促成了大连公司的成立,但是由于该公司不能上产量,一直亏损,所以对中发联之事业内存在很多争议。“一方面这个举措对7DCT的投产有一定作用,另一方面长城也成就了这件事,如果没有长城的成功,对这个事可能还有争论。”陈建国感慨说。当年参与此事的主要企业,如今各走了不同道路,倒是长城这个2014年才决心上DCT项目的小股东,最终快速成功。李万里把这叫做有“天时、地利、人和”的背景。

  现在,大连的合资公司,也成了长城7DCT双离合器、液压模块的主要供应商,陈建国说是长城救活了这个企业,因为“虽然自己也能生产液压模块,却没有‘肥水不流外人田’。”在陈建国这样的产业经济专家眼里看,在产业联合的基础上,研发出了7DCT,继而培育供应商,就是对其他企业的成全,也是对行业的成全。如湖南大学教授薛殿伦所说:“长城培育产业链,体现了一种社会责任。”

  长城的7DCT的成功,承接前因,成为果,也会为未来的行业发展,种下新的因。李庆文认为,长城7DCT的研发和量产成功,是自主核心零部件在量上的突破、在高端上的突破,其带动示范价值高,标志着中国的自动变速器进入了大批量高品质化阶段,具备了全面开发的能力,并创新地探索出了关键总成研发的模式,并且还在用着行业共用的技术。

  亨宁表示,长城汽车已经完全掌握了7DCT的自主知识产权,当前供应商也主要采用国际一线品牌,但专家团建议,若为长远计,需快速推进对本土供应商的培育。“只有配套体系中有A、B角色的储备,才能降低成本。” 中国汽车工程学会齿轮技术分会会长吕超建议。

●魏建军借7DCT谈转型和开放

  尽快研发适应混合动力汽车的变速器,尽快在新能源汽车方面有所作为,是包括李万里、中国汽车工业咨询委员会主任安庆衡、中国汽车自动变速器创新联盟秘书长李盛其、徐向阳在内的多位行业专家对长城汽车的一致建议。徐向阳说,着眼于未来,长城必须要考虑混合动力和插电式混合动力配套变速器的研发。

  据介绍,长城汽车之所以走DCT路线,除了在前驱条件下更易于搭载布置、大于8的齿比宽度、重量轻、NVH情况好、换挡品质高、模具成本低、可借鉴手动变速器生产研发经验外,也是考虑到其可向更大速比范围、更多挡位和混动上拓展。

  对于专家的意见和建议,推掉其他活动赶往座谈会现场的魏建军,显然有话要说。当然,也许他更是为了借此机会,回复最近各方对长城的疑问。魏建军说,长城在7DCT的基础上,为与电机匹配预留了通道,比如在长城P8上的应用。关于新能源,他首次自爆买了锂矿,在做无钴电池,已经有了600人的电池技术团队,到2020年将投产,“一定要做中国新能源产品最好的之一。”他说,“我们也规划了新能源产品,要打造专署化纯电车新能源平台,可以在同等尺寸和同等续航的情况下,比竞品少100kg。目前有不少新能源车都是以燃油车的构造为基础改进出来的,但实际上新能源汽车和传统车不可能共享平台。” 

  更令人惊讶的是,在外界印象中,一向以“保守”著称的魏建军,多次提到,愿意打造行业共享的平台,盼望开放合作。比如,现在已经成功打造的这个变速器平台,“有外来的投资也可以转让技术”,他甚至谈到投资、合资,愿意买就可以谈,连将在6月建成的氢燃料电池技术中心,都“愿意与各行各业有兴趣的人合作。” 

  龙蟠润滑油董事长石俊峰说:“感觉这次来的专家对长城有发自内心的尊重。”从一款变速器的研发成功上,看到一个企业和一个企业家的新风范,笔者对魏建军笑言:“你变了。”他则回答:“以前啥也没有,拿啥开放?!现在有了,就开放!”

  且看这样的长城,未来将收获什么果实。

加载评论中......
分享文章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扫一扫”即可将本文分享到您的朋友圈。

© 2014-2017 汽车评价.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0728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7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