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价头条

创新形成新动能 积累成就硬实力 江淮给你的“真香”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一)

2019-10-21 汽车评价 0条评论 收藏

最大的误解是根本未曾了解,而一知半解偏听偏信人云亦云绝非真正了解。中国汽车市场连续15个月下滑,中国自主品牌车企确实面临着异常严峻的挑战。但因此就对自主品牌失去信心,进行全面否定,绝对是最大的误解。当你真正走进这些自主品牌企业,对他们进行全面的了解,很多有误解的人,会惊讶的发现自己依然没有逃过真香定律(真香定律是年轻人喜闻乐见的表达喜爱的一种方式,是指因不了解而不愿尝试,却在了解后喜爱非常,而发出“啊,真香”的感叹)。中国自主品牌车企在设备、厂房、管理、人才、技术、研发、试制试验、制造等等很多方面,与之前相比,不用说远的初创期,就说最近三五年,都取得了令人震撼的进步,这一切都与自主品牌着力于创新能力的提升分不开。而一直是自主品牌中坚力量的江淮,一直低调的江淮,喜欢闷头干大事的江淮,在很多方面带给大家的惊喜,让人没有理由不对自主品牌经过这轮市场严酷的历练而更加强大充满期待。

为了绘制出中国汽车企业的创新群星谱,中国汽车企业创新“安亭指数”专家团已经对多家中国汽车企业进行了实地深入调研,而合肥历来就是一个具有重要战略地位的城市,自然会进入专家团的视野。如今,作为长三角城市群的副中心,以“工业立市”的合肥也打造出了自己的工业名牌,江淮汽车就是其中之一。10月18日,专家团走进江淮汽车,在参观其位于合肥的三大制造基地的过程中,犹如经历了一场发现之旅。

发现一:智能改造+智能制造+工程师文化,江淮智能制造领先国内接近优化级

与很多大型汽车企业在一个城市建立一整片超大规模的基地不同,江淮位于合肥的生产基地分散于多处,而这些基地是江淮凭借着他们最崇尚的“新红军”精神,一点一点打拼,靠自己的实力一个一个挣来的。

提到江淮,很多汽车业内人士都会感叹其不容易,作为地方国企,江淮并没有太多获得国家级重量资源的机会,作为自主品牌,江淮也没有民营企业那般自由。原机械工业部汽车司副司长陈林对其发展有一个很形象的描述:“江淮汽车是在大自然的环境中,不断拼搏,不断创新,稳步前行。” 对于这样一家不容易的企业,按照我们的固有逻辑,就算是在条件艰苦、设备老旧的厂房,成群的工人在生产线上忙碌,这样的场景也应该不足为奇。然而事实却是让人们惊奇,他不但是相反的样子,而且是最先进的样子。

原机械工业部汽车司副司长陈林

目前,制造企业向智能制造转型升级已经成为不可阻挡的趋势,很多制造企业都在向这个方向努力,而江淮的努力已经获得了成果。根据智能制造成熟度模型,智能制造分为5个等级:规划级、规范级、集成级、优化级、引领级,而专家团经过参观和讨论,得出一致结论,江淮的智能制造水平在第三级向第四级升级的阶段,接近优化级水平。江淮汽车位于合肥最具代表性的三大生产基地,每一个在智能制造方面都有令人印象深刻的特点。

国机智能技术研究院副总经理高云鹏

江淮乘用车制造公司总装厂,通过AGV自动引导小车结合SPS成套配送模式实现了智能物流,凭借智能物流保障了不同车型的共线生产和定制化生产。国机智能技术研究院副总经理高云鹏认为:“江淮通过智能物流实现了智能化的生产方式,在汽车行业是具备领先技术的。而AGV+SPS这套智能物流体系的背后是一套复杂的软件系统在做运营保障。”此外,该工厂数据化采集也给所有参观者留下了深刻印象,而数据化采集的基础是精益管理,高云鹏副总经理将该车间的生产体系定位为智能精益制造系统。

如果说江淮乘用车制造公司总装厂是通过部分智能制造技术、设备的应用实现了智能制造的升级改造,那么江淮蔚来工厂则是从设计之初,就按照最先进的智能制造工厂进行规划的,在2017年投产之后,实现了喷涂无人化,冲压生产无人化,焊装整体自动化率超过98%。一进车间,宽敞明亮带天窗的超高棚顶,这些都在提示你,这已经不是传统的制造车间了。举目望去,没有一条条生产线和生产线上忙碌的工人,取而代之的是三五成群的机械手臂,大的族群进行三层排列,更是壮观,这些机械手臂永远保持相同节奏、不厌其烦重复着同一个动作,彼此之间却是那么协调。高云鹏副总经理用专业的话告诉我们这是:“江淮蔚来工厂通过应用机器人制造,将线型生产替换为岛型制造,采取了工业4.0最典型的高端制造装备。”高端设备运用的背后必然是复杂技术的支撑。高云鹏副总经理介绍说:“这个技术非常复杂,在国内处于绝对领先地位,在国际上也属于先进水平,而且特别适用于数字化技术驱动下的,多种小批量的制造模式。”

除了无法让人忽视的巨大智能制造设备,江淮蔚来工厂也没有忽视从细节上提升智能制造水平,对于智能元素的应用也随处可见;比如,通过机器人智能相机的应用,实现2.0智能检测。高云鹏副总经理认为,通过智能装备与智能要素的结合,江淮蔚来工厂实现了全数字化,在汽车行业是处于领先地位的,他认为该工厂实现了智能制造CPS(物理信息系统)。

在江淮蔚来工厂的总装车间,工人单手即可拿得动侧门板组装件的场景会让你恍然大悟,这是一个生产全铝车身汽车的工厂。在制造过程中,轻质铝合金对精度要求更高,而智能制造无疑是汽车轻质全铝合金应用的最佳保障。而轻质铝合金的使用是汽车轻量化的优质解决方案,对于其轻量化的成效,江淮设立了一个直观体验区:两个约10cm见方的实心金属立方体,一个由铝打造,一个由钢打造。基于对实心金属块的重量预判,笔者用了一定力量拿起了一个金属块,但是并不能确定是钢块还是铝块,但是,在尝试了几次都未能拿起另一个金属块后,笔者确认了第一个是铝块,第二个是钢块。数据显示,轻质铝合金的应用可以将车重减轻30%-40%。

江淮新港基地,主要生产轻型商用车,在2016年将轻型商用车生产整体搬迁至新港基地后,比江淮蔚来工厂提前一年迈入智能制造领域。无论对江淮持有何种态度的人,无论对江淮了解程度有多深,都无法否认江淮在商用车领域的优势地位。在科技革命席卷全球的新时期,江淮以智能制造保持品质提升,继续捍卫自己的商用车地位。新港基地的工厂除了全面应用智能设备智能要素智能技术外,最让人震撼的是一台1982年生产的冲压机。对于这台来之不易、功勋卓著的机器,江淮人有着深厚的感情,所以,在工厂整体搬迁后,仍然坚持把这台机器搬到新工厂。对于功臣最大的尊重不是让其因为束之高阁而蒙尘,而是让其继续运作焕发新生。然而,1982年的机器如何能满足当今智能制造的要求?就连原厂家都无能为力,江淮工程师们却帮助其完成了智能化的升级改造。高云鹏副总经理评价道:“对于车间、设备的智能化改造需要的是智能化的工程能力,这也是智能制造领域需要的重要能力,江淮具备这样的能力,而且形成了自己的工程师文化。”

此外,江淮在新港基地的工厂外围,建立了单圈5.2公里的高环跑道,并于今年年初投入使用,作为国内首个三圆弧高环跑道整车试验场,采用国际主流的麦克康奈尔曲线,基于人体对于运动的六维敏感度设计而成,承担江淮乘用车、商用车、新能源车可靠性、耐久性试验验证任务,是江淮汽车场地试验能力建设的突破性成果。对于这个跑道,江汽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安进曾表示,汽车厂必须要有自己的试验场,因为汽车是开出来的,是他作为一个汽车人的追求。在专家团走进江淮的过程中,参加者也体验了一把在这个高环跑道上试乘江淮各款乘用车的感觉,没有试驾是因为这条跑道有一定的危险性,需要专业人员来驾驶。当汽车以150km/h的速度行驶到高环弯道的时候,笔者果然感受到了一种做过山车的感觉。

发现二:百分百安全是江淮新能源技术产品化的至高原则

江淮对于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延续了以往的作风,从不给自己设限,最大限度的寻求各种机会。所以,江淮既有新能源汽车的共线生产线,又有新能源汽车的专门生产线;既有自己自主研发的技术和车型,又有不限于一种模式多元化合资合作带来的技术和车型,既有新能源乘用车技术和车型,又有新能源商用车技术的车型。

对于自主研发获得的技术和车型,大家无法不认可你的实力,但是对于合资合作,很多人都倾向于将其定义为拿来主义。其实,这里面藏着一个逻辑上因果倒置的陷阱。要知道江淮发展新能源的两个整车合作伙伴,无论是顶级跨国车企大众,还是采用互联网思维的蔚来,哪一个是能够被忽悠的?哪一个会接受无能的合作者?他们为什么愿意拿出自己的资源与江淮合作?原因可能有很多,但是必然有一个可以一票否决的机制,就是如果江淮自身的实力达不到他们合作项目的要求,必然不会被他们所选择。而这两个项目的实现,不恰恰说明了江淮在中国新能源汽车发展上是占有一席之地的吗?

很多人都知道江淮有新能源车,江淮是最早一批为中国消费者提供新能源汽车的制造商,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江淮在新能源汽车技术的研究方面已经深耕了13年,而这13年的积累也是非常可观的。江淮对于新能源汽车技术的研究是以对锂离子电池技术的研究为基础的,并将自身对于锂离子电池电动车的发展实践归于三个阶段:在2003年-2010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的萌芽期,江淮电动汽车致力于系统集成先出车;在2010年-2018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进入到过热期,江淮汽车此时已经掌握了关键核心技术;2019年以后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遭遇了幻灭期,江淮以创造最安全的中国电动汽车为愿景,以产业化深耕为己任。目前,江淮电动汽车已经进入到智能化的九代技术四代产品的研发,首款新一代产品将于2020年推出。值得特别关注的是江淮电动汽车八代技术四代产品虽然依然是江淮的平台,但是已经全面采用大众标准,这无疑对江淮电动汽车在技术、制造、品牌等方面都有了极大的提升。

江淮电动汽车九代技术四代产品

针对目前新能源汽车产业遭遇的幻灭期,江淮认为还是新能源的关键技术突破遭遇瓶颈,其中最为关键的就是电池安全问题。一些电动车的爆炸新闻,无疑给消费者购买电动车构筑了一道厚厚的心理障碍,毕竟电不够了被扔在路上,充不上电用不了车等麻烦,都无法与人身安全相提并论。这也是江淮为什么宁可舍弃掉一些性能更高的电池技术,而只将百分百安全的电池技术应用到产品上的原因。

江汽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安进

江汽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安进给出了江淮发展电动汽车的逻辑:“江淮电动汽车将安全问题放在首位。我们不是没有技术积累,而是没有把握的技术我们不用于产品上。我们不会为了追求续驶里程、为了获得高补贴,而把没有百分百把握的技术应用于产品上。”

江淮对于电动汽车安全问题的定位和态度获得了与会专家的一致认可。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有限公司动力电池首席专家王芳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有限公司动力电池首席专家王芳认为,这符合江淮一贯踏实的作风。她说:“对产品的发展不能急于求快,将安全放在第一位,我非常认同。”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原常务副会长董扬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原常务副会长董扬认为江淮将摸透的技术应用的产品上,是对电动汽车安全负责的表现。

中国汽车品牌集群主席、汽车评价研究院院长李庆文

中国汽车品牌集群主席、汽车评价研究院院长李庆文指出:“保证安全品牌才能立得住,安全是第一位的,没有安全这个‘1’立在最前面,后面的‘0’通通没有立脚点。”

江汽集团公司新能源乘用车公司总经理夏顺礼

江淮是如何在应用于电动汽车产品上的电池安全技术上实现突破的?江汽集团公司新能源乘用车公司总经理夏顺礼进行了介绍:“通过十年的积累,我们在高比能电池热失控安全产业化技术方面获得了突破,开发应用了高比能18650和21700小容量三元电芯和液冷系统,实现了电芯爆炸整车不失火。”这种技术解决方案在实际应用中也获得了证实。夏顺礼总经理提到了一个典型案例:“2019年9月7日,一辆在市场上运营两年里程18.3万公里的iEV7S出租车,在快充至SOC88%时,实时监测出一颗电芯发生爆炸,车辆未起火,实车证实了电池包的安全技术。”

对此,李庆文院长评价道:“电池安全问题既需理论探讨,又需要实践验证,江淮在两方面都做透了,可以说在电池安全技术上实现了突破和领先,是毫无疑问的典范。”

王芳首席专家告诉大家:“单个电池失火的可能性时无法消除的,所以用电池包的解决方案可以实现电池安全技术的突破。”

董扬进一步解释道:“解决电池能量密度问题有多种技术路线,可以采取小电池电池包,可以直接上大电池。一些企业上大电池,主要是追求更高的能量密度,但是在安全性上,小电池要比大电池安全。”

李庆文院长对于电池安全不同技术路线有一个非常形象的类比:“二踢脚动静大,却容易伤人,炸药包那更是杀伤性武器,小鞭儿对于人身安全没有威胁,一次多点几个也没问题,但是动静也不小。”

除了在电池安全技术上实现突破,江淮还在电池寿命上实现了突破。夏顺礼总经理介绍了江淮在这方面取得的成绩:“第一,持续公关磷酸铁锂电池技术,实现百万公里长寿命,领先国内同行2-3年,为电动汽车带来可出租运营解决方案。第二,经过十年大数据模型研究,开发出国内独有的圆柱磷酸铁锂电池电芯液冷技术。第三,基于400辆出租车1年使用实证,预测400公里iEVA50电动汽车使用寿命可达8年100万公里。”

对此,李庆文院长指出,江淮在电动汽车电池安全技术和寿命技术方面的突破,是江淮立足新能源汽车市场的两大王牌。

对于江淮的新能源竞争力,业内还是比较认可的,2018年,江淮以50825辆电动汽车的销量排名第四,新能源乘用车企业竞争力排名第三,私人购买量排名第一,企业研发能力排名第二。从2010年至今,江淮电动汽车累计销售15万辆,今年,截至目前,江淮的新能源汽车销量也达到了3.2万辆。

江淮电动汽车历年销量

对于即将进入的产业化深耕阶段,江淮已经做好准备。夏顺礼总经理介绍说:“江淮已经形成由‘技术成熟为中心’向‘大规模产业化’发展的创新生态圈。”

江淮电动汽车生态圈

稿件很长,未完待续,我们明天继续这场对于江淮发现之旅。


加载评论中......
分享文章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扫一扫”即可将本文分享到您的朋友圈。

© 2014-2017 汽车评价.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0728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7138